快捷搜索:  as  孟晚舟  test  3909  3 打印  财富中心  0.27  孟晚舟 3698

周小川:有人抬高关税壁垒 我们也要105数字商城进行反向制裁

陈省之 书法,hjdyw,www csvoa com,东川红土地党建网,www campat cn,爱情连连看叶爽,冯长革是谁,sebo11,boranset,umdgen exe,www zslpsh cn,imiding com,霸君绝爱之祖训,elijah edney,彩色连珠在线玩,比佐野沙罗,charmaine怎么读,9bbuu,布拉克曼秀 下载,oh美色商城,不想长大韩文版,marketiva,kkkk66 com,leyucache,赤枭苍龙,slow117,JSHGO集食惠,奉子命完婚txt,haosaomei,sdframe exe

8月10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表示,金融开放进入了新阶段,但未来不可避免的是遭遇全球市场体制显著扭曲的问题,这种扭曲包括贸易战、现代科技的发展,以及以美国为首的国家对部分国家采用以货币为基础的经济制裁的做法。

“从全球的角度来看,资源配置会有巨大的扭曲或者说是明显的扭曲,可能要在扭曲的条件下考虑我们国家的应对策略,包括考虑对外开放的策略,”周小川说,“再有,尽管我们不希望看到贸易战,但是如果有人针对我们做出关税壁垒或者其它方面的行动,我们也要进行反向的制裁。这个是不可避免的,虽然我们是被动的。但这些做法也会对国际以及我们国内自身的开放程度和市场在资源配置中所起的作用产生重大的影响。”

在应对措施上,周小川提出三点:

一是要做好对贸易战的应对。

二是要研究如何维持更加具有竞争性的市场秩序。看到市场扭曲的增长,力图减少这种扭曲,通过更加注重公平竞争来加以解决。

三是要高度关注人民币国际化。因为只有人民币国际化以后,才能够有效地抵御以美元储备货币为基础的,在全球制造的这种显著的扭曲,来维持我们主张的全球化、贸易自由化、投资便利化、多边主义和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这些政策。

  • 下文为周小川发言全文:

尊敬的陈元主席、王文涛省长,各位来宾同志,早上好!很高兴再次受邀参加CF40伊春论坛。我觉得这个论坛办得很好,预祝这个论坛取得圆满成功。

根据陈元主席提出来的题目“金融开放和金融科技”,我在这两个里选一个,讲讲金融开放。

金融开放应该说也是整个对外开放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个人认为,金融开放虽然有一定的特殊性,但是整个的逻辑和推理以及经验教训的适用性,和整体经济的对外开放实际上是一致的。当然有的人强调金融开放是非常特殊的环节,也是风险比较大的环节,似乎跟工业、农业、其它服务业的对外开放不一样。我想从最主要的方面来看,其实金融开放还是整体对外开放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想讲的第一个题目是,对外开放是经济思维不断演变的一个过程。每个阶段都有一些主流的说法,但实际上对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人,思维转变的过程是不太一样的。我们可以简单回顾一下。

早期来讲,对外开放比较重视吸引外资,在金融业实际上也有体现。比如说引进外资银行的时候,首先看它钱够不够多。如果资产大于200亿美元,可以有权申请到中国来办外资银行。所以这一阶段对引资的考虑比较多。在资本市场上也有这种现象,就是说,我们主要考虑某一项对外开放政策是否有助于外资进来。

再往后,对外开放倾向于看我们缺什么项目,缺什么项目就可以更加开放,希望把人家的技术、实践给引进过来,同时也增强国内市场的竞争力。

在国内的产业包括金融产业在各个方面都已经铺开,有机构有人才的情况下,所谓产业政策里对幼稚产业的保护这种思路也曾经一度占据比较重要的位置。也就是说,对外开放要适当掌握节奏,要让国内的新兴的幼稚产业得到足够的成长以后,再对外开放。但这个做法往往争议也比较大。同时,也很难确定什么时候和用什么节奏来掌握这种对外开放。

科技 rong>

到后来,基本上把对外开放看作是全球资源配置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一种全球性市场经济的全球化的一个组成部分。通过竞争和合作,带来效益。

一个比较明显的进展是十八大以后,中国明确提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随后随着全球贸易出现一些新的挑战,中国明确提出全力支持全球化,支持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支持多边主义。同时,我们是按照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样的一个思路来考虑全球的经济贸易秩序,也以这个反过来看中国自己的对外开放的政策。这样慢慢一步步演变,站位的高度逐渐有明显的提高。

另外,除了早期开放注重于引进以外,现在更加注重走出去,特别是“一带一路”。我们已经在2017年和2019年两次召开了“一带一路”峰会。

实际上,分析整个过程,金融开放和其它工业、其它服务业的开放有很多类似性。金融开放是否有它的特殊性呢?确实是有。我想第一个是金融比较敏感,涉及到重大的资源配置的效率问题。因此在十四届三中全会的时候,正式将金融定义为命脉产业,对命脉产业就要更加慎重一些。但是并没有说命脉产业就要少开放或者慢开放。总之,如何解释命脉产业,一直是给大家提出的课题。

另外就是金融开放过程中的两个重要事件,一次是1997年发生的亚洲金融风波,再一次就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总是会有这样的情况,一开始大家对于金融危机的原因不是太搞得清楚,总之是觉得金融环境非常敏感,搞不好会触发危机,因此对外开放需要更加慎重。实际上,这两次金融危机确实让我们对外开放的主要步骤有所打乱,有所推迟。比如说1996年中国实现经常项目可兑换,准备下一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但是随着亚洲金融风波的出现,这个题目就暂时先不提了。

后来一直到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再次提,我们还是要人民币逐步变成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这样一种货币。再有,关于市场准入方面,我们在1999年到2001年正式加入WTO前的主要谈判的时候,当时准备五年以后扩大金融业市场准入的比例、范围等等,结果到了2007年的时候出现了次贷危机,大家就变得很谨慎,因此实际上放慢了过程。这也说明金融业对外开放和金融业本身对全局稳定具有比较高的敏感性密切相关,同时也取决于大家特别是学术界对于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和如何防范金融危机这方面的研究探讨。没有把握的话,对外开放可能就会慢一些。

不管怎么说,我们认为金融开放现在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本文地址:http://www.goutongba.com/guonei/20190811/7166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