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孟晚舟  test  3909  3 打印  财富中心  0.27  孟晚舟 3698

起底"神药"神经节苷脂:近十年医患纷争不断

内藤斐奈,黄金渔场120905中字,彩虹糖的梦原唱,60楼电影,dnf幻影手镯任务流程,midd 983,爱丽丝学院同人守护幸福,曾海潮,木脑男,金都情缘聊天室,娇妻李甜,大声呼喊你回来插曲,葫芦岛小弱智,风流雍正,海馨的咒语,功夫派长生果皮,落日羽神,mythe3,丁维民博客,皇媛世家嫩白修复液,piaolonghe,绵贯真弓,btgirls漫画馆,红姐网80711,绝地狂鳄,候鸟兵营丽图,纳比留斯的护符匣,pplvie,98bt工厂 唯爱侦查,艾怫缔牱

起底"神药"神经节苷脂:近十年医患纷争不断

近日,南都记者报道了患者注射“神经节苷脂”药物后全身瘫痪的事件。这一辅助用药的安全性问题引发大众关注。

根据中国司法裁判文书网公开信息,实际上近年来已有超过十家医院因为在治疗过程中给患者使用了这种药,而出现在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的被告中,原因是患者质疑“神经节苷脂”是导致自己患上“吉兰-巴雷综合征”的元凶。

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液(简称神经节苷脂),一种被广泛用于治疗血管性或外伤性中枢神经系统损伤和帕金森病的“神药”,虽疗效和安全性受争议,但仍屡屡登上中国药品销售金额榜单的前十。

被质疑由该药物诱发的吉兰-巴雷综合征,则是一种脊神经和周围神经的脱髓鞘疾病,可导致患者全身瘫痪、呼吸困难乃至危及生命。

2016年11月,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发布公告,要求在神经节苷脂的药物说明书中增加警示语:“国内外药品上市后监测中发现可能与使用神经节苷脂产品相关的急性炎症性脱髓鞘性多发性神经病(又称吉兰-巴雷综合征)病例。若患者在用药期间(一般在用药后5—10天内)出现持物不能、四肢无力、弛缓性瘫痪等症状,应立即就诊。”

诉讼:

医院频频因“神经节苷脂”被告上法庭

南都记者在最高法“裁判文书网”中以“神经节苷脂”和“格林/格兰/吉兰/巴利/巴雷”为关键词做综合检索,收集到相关诉讼案件12起。

起底"神药"神经节苷脂:近十年医患纷争不断

在这12起诉讼案中,有11起直指医院使用神经节苷脂药物后,出现吉兰-巴雷综合征,最终导致患者伤残或死亡;另1名患者在神经节苷脂输液过程中出现过敏性休克,最终死亡。

这12名患者大多因外伤或头痛入院,在诊疗过程中医生均对患者使用了“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液”。

2007年7月7日,患者吴旭朝因头晕头痛、恶心呕吐到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就诊,诊断为脑出血。在病情得到控制、转入康复科后,康复科医生建议用一种名叫“申捷”(通用名“神经节苷脂钠注射液”,系齐鲁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自费药。

9月27日至10月22日,吴旭朝每天打一针“申捷”,期间病情加重,出现四肢无力、呼吸困难等症状,被转入ICU病房。12月5日,他被确诊为吉兰-巴雷综合征。

2008年,吴旭朝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导致其患上吉兰-巴雷综合征并发生损失为由,将北大第一医院诉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法院判定医院承担20%的赔偿责任。

诉讼过去5年后,吴旭朝坚持认为药品“申捷”存在问题。2013年,吴旭朝又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和齐鲁制药有限公司作为共同被告起诉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截至2013年,吴旭朝已经在医院住院6年。这次,法院判定他败诉。

2016年8月10日,患者王新健因“外伤后头痛、头晕4小时”到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急诊就诊,于8月18日做了手术,术后王新健病情继续恶化,经治疗后没有好转,最终于10月29日抢救无效死亡。

王新健的家属姜丽霞、王娟认为医院在给王新健运用神经节苷脂药物过程中出现了吉兰-巴雷综合征及一系列并发症,导致王新健死亡,具有诊疗行为过错,于是将山东大学第二医院起诉至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

王新健死后3个月,国家药监部门决定要求企业修改神经节苷脂的说明书,提示这一严重不良反应的风险。

谁是导致吉兰-巴雷综合征的罪魁祸首?

对于神经节苷脂与吉兰-巴雷综合征的关系,患者及家属、医院、药企等参与诉讼的各方大多各执一词。

在患者看来,自己患上吉兰-巴雷综合征与使用神经节苷脂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而医院认为诊断或用药符合规范,药企也认为生产的药品符合国家许可,不应承担相应责任。

患者:输液后“痛苦异常”、停药后症状好转

12名患者中,除了1人在输液过程中死亡被诊断为过敏性休克外,其他11名均被诊断为吉兰-巴雷综合征,其中6名患者被鉴定为伤残,5名患者死亡。他们都把矛头指向了同一种药物——神经节车库 苷脂。

患者住院期间需要接受多种手段的治疗,他们为什么会认为神经节苷脂就是罪魁祸首呢?

起底"神药"神经节苷脂:近十年医患纷争不断

王占群一家为了给刘芸治病,至今已经花了30多万元。

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20日出具的民事判决书显示,患者邱光宇2017年2月8日因交通事故受伤后进入徐州市中心医院接受治疗,期间医生为邱光宇注射了单唾液酸四已糖神经节苷脂钠。四五天后,邱光宇出现四肢无力,并且病情不断加重。经患者家属多次反映,医生于2月21日停用此药,停药后邱光宇症状逐渐有所好转。但因长期昏迷,加上持续使用呼吸机,引发了严重的并发症,随后邱光宇于4月4日死亡。

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2月出具的民事判决书中显示,患者汤宝英在2016年3月29日注射经节苷脂后体温升高至38.7度,“呼吸困难,四肢抽搐,当晚睡眠不好,次日晨起手脚麻木,晚上彻夜不眠,痛苦异常”,经值班医生查看为“输液反应”所致。4月1日汤宝英突然垂头不语、口唇发绀尿失禁,被诊断为吉兰-巴雷综合征。4月19日,汤宝英死亡。

神经节苷脂输液后出现症状、停药后症状缓解,邱光宇和汤宝英的家属均据此认为医生有诊疗过错,并主张医院的赔偿责任。

医院:

本文地址:http://www.goutongba.com/guoji/20190813/7292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